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房屋租赁企业如何在疫情过后抓住时机实现跃进发展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3月29日 11:09

今年年疫情防控战在全国打响的同时,对于众多企业而言,也是一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战役。疫情的爆发,带来的不仅是生离死别的苦楚,更多的是,灾难之后的企业的孤军奋战和无法重建,这是一场企业与员工共存的生死之战:员工担心失业,企业主担心运转不良,每个人都被卷入了这场疫情风暴中。

根据《中欧商业评论》的《清华、北大联合调研995家中小企业,如何穿越3个月的生死火线》的报道,账上现金余额能维持企业生存的时间,67.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85.01%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

23日,A股在春节假期后开市,沪深两股有3000多股近乎跌停,哀鸿遍野;26日,已经成立13年的知名IT培训机构兄弟连教育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29日北京“K歌之王与全部员工、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210日,复工第一天,新潮传媒创始人兼CEO张继学宣布裁员500人自救.......疫情的延续必然带来经济的萧条,疫情后的企业应该如何迎接挑战? 

近期,很多文章说了各种消减成本增加现金流的文章,岂不知这些都是传统手段,传统企业如何消减成本?如何扩大影响力?如何做大做强增强抗风险能力?大形势下的房屋租赁行业又应该如何发展?这些才真正应该是我们在互联网时代应该思考的问题。

首先,互联网有什么优势?

第一:互联网将个人能力放大,比如,现在很多人可以一个人利用互联网就可以做一个企业,像微商、互联网培训等等,而在个人能力被放大化的互联网形势下,给传统企业也带来了机遇,将企业平台化,为个人提供发挥的舞台,不仅企业可以获得发展,同时也可以减少极大的人工开支成本,这难道不是一个极好的节流方式吗?

第二:互联网的打破了时空概念

互联网的发展,不再是早八晚五,年轻的一代甚至在中国过起了美国时间,互联网24小时365天均可工作,如何挖掘碎片时间,能合理利用碎片时间就能极大提高功效。

第三:互联网可实现无门店

企业的成本,除了人工成本,材料成本外,最大的一块可能就是门店租金成本,通过互联网大平台,完全可以实现无门店经营,无门店经营最大的劣势是让很多人对服务的信用担心,那么寻找一个可靠的诚信平台就成为重中之中。

疫情之下,从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来看,产业互联网的意义要比消费互联网更为重大。企业借力互联网,应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传统企业可以更好地设计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更有效地组织生产、更快捷地实现产品的流通和销售,从整体上优化组织结构、提升生产效率。产业互联网模式将重新定义行业、产品、组织,也将重新定义竞争。企业只有在变化中应对变化。

 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企业发展只有两个方向。

首先是平台化企业,在产业领域通过多种方式做大做强,贯通产业链上下游,提高效率,最终形成行业巨无霸。企业拥有足够的上下游资源,才能够打造产业互联网平台。

第二个选项是细分市场的小而美企业,聚焦打造产业链条上的精准一个小点,一个细分产品,占有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这样的企业在产业链整合过程中,将继续占据优势地位。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竞争,将是生态圈之间的竞争。企业发展也要有发展的眼光,不仅要从现在看,还要能站在十年后看趋势,用互联网技术来重新构造整个产业链条,了解用户,创新场景,赋能产业链上下游企业。

以服务型的租赁中介及互联网平台为例。截至目前,全国流动人口接近近3亿人,而租房人口超过2亿人。传统中介靠门店服务,门店成本高,人员成本大,最终都要把成本转嫁到本不富裕的租客身上,所以,近20年来,租赁市场上始终是一个矛盾体,无论房东和租客,都对经纪人持有负面评价。但传统的信息发布平台,只管收费不管结果,经纪人在各种费用和生存压力下不得不使用各种手段,造成恶性循环。

目前网络出现了一个叫租客网的平台,平时没有专门分析,但这次疫情下,却发现了这个平台为什么不像其他平台收取广告费和端口费的原因。原来租客网的核心模式在租客网全民合伙人模式,租客网不但为合伙人提供完善的后台管理系统,还给公寓运营方、房源方免费提供了全套的房源管理系统,再往下游给租客提供全套的售后服务支持,甚至平台里的租客惠为租客解决了优惠吃喝的问题,更有甚者,平台竟然还为租客提供了用手机就能完成工作的兼职赚钱机会,只能说这个平台还是非常有远见的,这是一个完美的商业生态系统,通过平台打通上下游资源,通过免费服务解决上下游的难题,而通过完美的服务,解决了租赁相关群体的绝大部分必要需求,因为作为租客就是有个舒心的住的地方能吃好是关键,而对于很多经纪人来说,他们也可以通过平台实现诚信的业务往来,不用再背骂名。 这个平台应该是中介、公寓运营方和有志于再房屋租赁行业做一番事业的人不错的选择,因为通过这个平台,真正可以利用互联网实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获取资源,真正实现开源节流,增加抗风险能力,或许这个平台也应该是房屋租赁从业人员的一个跳跃支点。。

此次抗击疫情不仅仅是一场全民战争,更是一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关键一役!企业只有坚强的活下去,才能拥有足够的能力和实力去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员工只有和企业并肩作战才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定,为了国泰民安,为了阖家团圆,上下一心,我们有必胜的信念和意志!

太宰治说:先试再说吧!破局之后,亦有春天来到!正如租客网所说,为梦想,做租客


相关推荐

SEO关键词排名怎么优化?一般多久能上首页?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迅速发展,是一把双刃剑,运用得好,能为自身的发展带来实质性的飞跃,如果运用得不好,则有可能被淘汰。所以,在移动互联网营销的企业们,是一刻都不敢松懈,害怕一不小心落后于他人,那么被淘汰的将会是自己。因此,在互联网营销的过程中,需要借助有效的推广方式,让自己的网站排名靠前,获得较多小伙伴们的关注,打破销售的瓶颈,提升产品的销售额,获得较好的收益。然而,想要让网站排名靠前,可以使用SEO搜索引擎的推广方式,帮助企业走出低迷的市场。接下来优联互通就带大家一起看下SEO关键词排名怎么优化?一、SEO关键词排名怎么优化?虽然SEO关键词排名优化,主要是对关键词优化,但是网站是一个整体,网站的合理布局、优质内容的填充、优质外链的搭建等内容也是不容忽视的,应该多方面配合,才可以做到优化效果最佳,排名靠前。那么,优联互通是如何优化SEO关键词排名的呢?1、提供优质的内容SEO关键词排名优化需要有优质的文章内容作支撑,所以可以根据企业网站的主题定期撰写原创的内容,吸引用户关注的眼球和点击,从而提升关键词的排名。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与【易推推广】平台合作,可以为企业和专业写作人员/新媒体人搭建桥梁,帮助企业获取优质文章。2、网站的布局SEO关键词排名优化,需要以网站的合理布局为基础,所以,在布局首页关键词时,优联互通会建议企业选择有条理性的关键词,不宜太多,不宜太长,要有逻辑性,千万不要堆砌关键词,一般3-5个即可。3、标题中植入关键词SEO关键词排名优化可以在标题中植入,但内容同样是需要有足够价值才能吸引用户,千万不可做标题党,不然跳出率会很高。看完以上的内容,相信大家都知道SEO关键词排名优化的方法。但是,在互联网发展,讲究的就是快、准、狠。因此,多久能上首页,也是很多企业与优联互通合作之前经常询问的内容。二、SEO关键词一般多久能上首页?SEO关键词排名优化到底多久能够上首页,这与很多因素有关,但主要的有以下几个部分:·所选择的关键词热门系数·采取优化的方式·网站内部的布局·提供的内容质量这些都会影响到SEO关键词排名优化首页的时效,以上就是关于SEO关键词排名优化的内容,同时优联互通也有关于关键词业务,可以在1--3个月内帮企业优化到前10位,而且能保证一旦排名优化上去,不会发生下跌的情况。与其他企业的关键优化相比,优联互通更高效、效果更好,能实现1000-100000+个关键词排名在首页。可能有些企业会认为不需要那么多的关键词,十几个关键词就足够了,但其实在搜索中,需求一种产品,不同人搜索不同词语,一个产品就可能会出现上百种搜索词,只有业内人去搜索品类词或行为词提升N倍曝光机会,让更多客户找到你,实现流量曝光。

2021年01月04日 10:26

租客网全民合伙人:成就你想要的巅峰人生!

从祖辈开始我们一家都住在一个叫清沟的小村子里,村子位于西北大山深处,所见之处都是山,老一辈的人这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大山。我们家四口人,除了我父母,还有个大我五岁的哥,生活仅靠着家里那一亩三分的收成。看到我们村里很多孩子读完初中就出去打工挣钱了,因为母亲一直有病在身,大哥很早就辍学了,出门打工支持我上学,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看着大哥二十岁就黑瘦的身影,我好几次跟父亲说不想读书了,我也要赚钱养家。每次大哥都会把我劈头盖脸的骂一通,我发誓要改变家里的命运,就这样坚持着上完了初中和高中,考上了一所深圳的大学。就这样,我成为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在大学里,我跟大多数的同学都不同,没有钱去买衣服,没有钱去改善伙食,爱情对于我来说更是昂贵的奢侈品。每天我就在寝室、教室、图书馆,三点一线的学习着,我拼命的努力,希望用知识改变家庭的命运。我拿到了系奖学金,院奖学金,校奖学金,甚至还拿过一次国家奖学金,我以为这样的成绩,毕业后,会有一个不错的未来。终于熬到了临近毕业,当我带着满腔的热情和对生活无限的憧憬走向一个又一个招聘会的时候,回报我的,都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上帝跟我开玩笑吗?毕业的日期临近,同学们陆陆续续的搬出了宿舍,原本嬉闹的寝室,变得冷冷清清,一如我的心。我不明白,招聘的时候,穿着那么重要吗?生长环境那么重要吗?不是说好的知识改变命运,怎么除了知识还要看综合素质?公寓的大爷每次来催我离校的时候,都是饱含同情,我也知道毕业了,学校我是住不下去了。我好想哭一场,声嘶力竭的哭一场,把我所有的委屈和所有的不甘心都发泄出来。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要改变家庭的命运,这个信念会支撑着我不流一滴眼泪。打开电脑找房子,环境我就不考虑了,只要便宜,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看了几次房子,都很喜欢,我甚至觉得我有个地方在这个城市呆下去我就很幸福,可是,囊中羞涩,我交不起押一付三的租金。无意中看到了一个新闻“租客网,你租房子我买单”,引起了我的兴趣。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我进行了注册,谁知道刚注册完,我就收到了100元的代金券!这让我兴奋不已。于是,我仔细阅读了租客网的运行模式,我感觉我好像看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如果我将这个网站分享出去,我的朋友通过我的链接注册了租客网之后,我就会有10块钱的代金券奖励,如果我的朋友也分享出去让别人注册,我也能获得一块钱代金券奖励。这还仅仅是开始,每个人通过我或者通过我注册的朋友分享的链接,成功发布租房信息并且出租出去或者自己成功租房我都可以获得20-100元的佣金!我们这批毕业的同学那么多,大家都在找房子,我如果抓住这个机会,我的生活费就来了!于是,我尝试着在平台寻找一些更适合毕业生居住的房子在朋友圈分享,我惊讶的发现,我转发的每一条租房信息都被我的同学们租下来了,一天下来,我的账户居然收入了2000块钱,这让我兴奋不已,我租房钱来了。于是,我赶紧给大哥打电话,让他跟我一起来加盟租客网,做租客经纪人。就这么半年过去,现在我在深圳已经租了一套花园洋房,我现在拥有二级租客几千个,每天光佣金就够我生活的很轻松自由。我把爸爸妈妈和哥哥都接了过来,自己也找了一个深圳本地姑娘准备结婚。我时常感叹,如果不是租客网给我的机遇,我估计现在应该回老家了吧。感谢租客网实现了我人生的梦想,让我改变了自己和全家的命运!

2020年04月30日 10:57

长租公寓青客疑似“暴雷”,好怕它成为下一个ofo

频繁的暴雷声,最终炸掉的是这个行业的声誉,还有多少租客敢选择长租公寓?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36氪经授权发布。2019年夏天,刚毕业的杨圆圆决定前往上海工作。在只身前往陌生的城市租房时,她的选择方向是青客、自如等国内知名的长租公寓平台。“青客毕竟比较大,在全国各个地方都有分公司,应该可靠一点。”杨圆圆说。在上海工作了小半年之后,疫情改变了职业规划,杨圆圆在思量再三之后准备回到老家工作。3月16日,杨圆圆联系房屋管家要退房,但在办完了退房手续之后,她办理的两万多的租金贷却迟迟没有结清。3月底,她依旧收到了华瑞银行发来的4月房租的还贷短信。“我当时就很奇怪,房管告诉我手续办理要一阵子,可能要4月份。”杨圆圆担心影响征信,还是选择交了4月的房租。一开始,管家回复杨圆圆称自己已经提交了申请,但是审批、退款的速度无法控制。但在杨圆圆的持续追问之下,房管却再也不回复了。她在网上搜索后发现,青客的推诿并不是流程长那么简单。在黑猫投诉上,青客公寓已经有高达4945条投诉,其中还有3915条投诉尚未完成,微博上也聚起了一批集中维权的租户,他们或是退房之后押金与租金贷尚未结清,需要继续还贷,或因青客拒付房东房租而被赶出门,或者押金被退回青客对账App里,却无法提现。租客们与青客员工的沟通,图由受访者提供维权的还有房东,部分房东连续几个月没有收到青客的房租和水电费,还被以疫情为要求减免房租,但青客没有对租客减免。对此,青客方面在4月2日回复新京报称:由于疫情影响出现资金倒挂,且公司尚未完全复工,目前正在和房东协商,也在陆续支付房租。租客方面,被强制搬离的会进行安置,已经退房的租客会尽快解除贷款。4月16日,青客发布一则官方声明,声称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影响,但青客作为头部企业代表一定会继续坚守这个行业,小部分房东、租客的纠纷会逐步处理解决,争取在3个月内逐步恢复正常。青客的说辞永远是“等”,但是租客们已经面临被房东断水断电、换锁的现实困境。房门被上锁,图由受访者提供4月1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建行旗下的上海建信住房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建信住房”)进入接盘,目前已接下杭州青客5000间房源,并在上海、南京等城市做资产调查,挑选接盘房源。杨圆圆告诉连线Insight,有一些没有退房的租客,房管说可以转到其他房租更高的房源,也可以转到建信的房源,但是依旧不知道其他退房租客的押金和贷款怎么处理。作为“长租公寓上市第一股”,“流血上市”仅五个月,青客公寓就扛不住了。国内其他头部长租公寓品牌皆是如此。春节后,蛋壳公寓因要求房东减免房租、却不对租客减免的“两头吃”行为,被称之为“薅羊毛”,自如也因为续租租金普遍上涨10%-30%而登上了热搜。资本曾是长租公寓的续命良药,但在密集的暴雷之后,加上疫情的影响,资本不再跟进,长租公寓的亏损就成了致命毒药。2014年-2015年的行业爆发潮以来,五年过去了,长租公寓为什么还是这么脆弱?租金贷和房子退不了,还差点被房东赶出门杨圆圆遇到了不少遭遇相似的租客。她所在的一个300多人的维权群里,涉及贷款金额总计将近500万。其中,有人在上海本地找了律师事务所打算诉讼,像杨圆圆一样贷款金额较大的租客参与进了这场维权,共计20个人平摊4万块钱的律师费。但律师很直白地告诉他们,不一定能保证把钱追回来,如果青客真的破产了,就算诉讼赢了也拿不回钱。这个维权群里,不少人都办了一年、甚至两年的租金贷。刚进入社会的杨圆圆并不知道什么叫租金贷。“没有被带领去办卡,就是录了一段视频,内容包括个人信息以及办理的业务,比如我说办理了19+2(付2个月的押金,房租+押金分期19个月)的分期。”她告诉连线Insight,她没想到,管家口中的“分期”,实际上是“贷款”。杨圆圆的房租是1500元左右一个月,她现在身上背的贷款还有两万多。刚毕业、工作没稳定就背上这一笔数字不小的贷款,她不禁感到有些许压力。4月15日,青客在上海设了五个线下办事处,通过上海地区的青客维权群,杨圆圆得知办事处几乎没有人在办业务。她还经常在群里看到租户无奈的维权行动:办事处的电脑屏幕被前去维权的租客换成了骂青客的图片;有人因与青客员工冲突报了警;有人站在马路边上青客广告牌下,举着资料对来往路人高呼“青客是骗子”,极具讽刺的是,背后的广告牌上印着“我们是青客,我们是好人”的标语。对于租客们退房后依旧背负贷款这一问题,青客方面给的回复是“因为疫情,公司还没复工”,但是租客并不相信,“武汉都复工了,他们还没复工吗?”这两日,青客方面给出的回复又换了说辞,大意为“目前复工人数还比较少,每天办理业务的能力下降很多”。“万一像ofo一样,给办理退款,但是排到几百年后呢?”杨圆圆和其他人并不相信青客的说辞。租客们的维权,图由受访者提供由于难以得到青客的反馈,受害者们只能找地方维权,他们尝试了信访、市长信箱、媒体曝光等多种方式,杨圆圆甚至在一天内写了三封信投诉到市长信箱。最近,租客们发现青客对账APP上的退房功能直接下线了,甚至没办法办理退租。南京的青客租客李力亮告诉连线Insight,他的租金贷还有两个月到期,即他需要在6月份退房。但是由于签合同的时候有优惠政策,如果6月份他不能退房,就会自动再续房两个月,用押金来抵房租。他已经不想再在青客继续住了,但现在连房子都退不了。由于青客没有及时支付房东房租,房东也开始采取措施。不少租客在网络上声称自己被房东赶了出来。李力亮差点也成为其中之一。4月8号,李力亮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房东在门口贴了通知单:2019年业主本人已告知青客如果不给房租,你们就要搬走。但现在青客托管公司房租一直未给,特告知4月10日搬!房东们贴的告示,图由受访者提供两日内搬家的要求让李力亮很为难。8日晚上,李力亮和另外两个合租室友坐在一起商量之后,主动联系房东提出了解决方案:在合同到期前,每个月按原先房租的70%交给房东,如果青客把房租给到房东,这笔钱就退还给租客。也就是说,万一青客迟迟无法把房租给到房东,李力亮就需要一边还分期贷款,一边给房东交房租。“租金贷+长租公寓”,一向被誉为是多赢的创新,而如今,租客却成为其中的最弱势群体。问题在疫情前就已爆发,对账App的钱无法提现“我年前该退的到现在都没退,别跟我说是疫情影响,你家12月底就疫情了啊?”有网友在看到4月16日青客发布的官方声明之后,愤懑地在社交平台吐槽。青客的问题,并不是因为疫情才爆发的。这并不是第一次青客没有向房东付房租,去年12月,李力亮也曾因为青客未把房租交给房东而差点被“赶出去”。2019年12月25日,原本应该是青客向房东交2020年第一季度房租的时间。但是房东没有收到这笔钱,于是让李力亮搬走。但当时,在与房管沟通之后,这笔钱很快被打到了房东青客对账APP的账户中。但这一次,李力亮连房管都无法联系上了。经过两次青客拒付房租,李力亮连连感叹青客“太不靠谱了、感觉被套路了、租个房太折腾了”。但他无法联系到的青客员工,却主动给李力亮没有办理租金贷的室友打了电话,声称房东要把房子收回了,要求他在24号之前搬出,让他下载青客对账APP,押金会退回到他的账户里。“不过房东告诉我,去年12月迟付的那笔房租也被打到了他的青客对账APP,这笔钱一直没办法提现。可能当时公司资金链就已经出问题了,退不了。”李力亮告诉连线Insight。在上海青客公寓总部所在的办公楼,曾有物业工作人员对媒体回应,青客是该座办公楼规模最大的公司,在16楼买下了两间办公室,除此之外,在9、15、17、19、20等多楼层都租赁了办公室,不过在过年前后都已经退租。员工也像“凭空消失了一样”。青客品牌部在对外回应时表示总部之前还没有获得复工资格,退租的部分搬至其他地方。青客公寓年报显示,2019财年青客公寓净利润亏损达4.98亿元,而在2017财年和2018财年,分别亏损2.45亿元和4.99亿元,即近三年青客公寓累计亏损达12.42亿元。其他数据也并不乐观。财报显示,2019财年青客公寓总资产为17.997亿元,总负债为26.106亿元;近三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37.17%、143.82%和145.02%;现金流分别为0.44亿元、1.17亿元、0.88亿元。负债率攀升,现金流紧张,青客公寓作为长租公寓赴美上市第一股,情况一直以来颇为糟糕。在2019年11月5日青客公寓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股价在短时间内一度涨至19.05美元/股,市值突破9亿美元,但随即又一路走低,目前市值与上市之初相比缩水三成。春节后的2月至4月曾是租房市场期待的旺季。但在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下,以往的租房潮并未如期到来,反而迎来了租客的退房潮。青客公寓在2月份对外回应,账面还有1亿元资金,以此粗略测算,大规模退租势必对青客公寓的资金链产生影响,严重情况下甚至会断裂。这或许也就是青客方面推诿退租,甚至APP中押金无法提现的缘由。一门危险而脆弱的生意绝大部分租客的困境,就是从租金贷延展开来的。银行将整笔租金提前支付给长租公寓,租客每个月按时向银行还贷,长租公寓将贷款金额扩充为资金池,将租客交房租和房东收房租的期限错配,把贷款金额用于收房等市场竞争行为。一般来说,在长租公寓办理租金贷,会比每个月自己缴纳房租便宜100-200元。看似对租户和平台都有益的方式,一向被反对者冠上了“空手套白狼”的名号,即长租公寓把风险转嫁给租客。一旦长租公寓的资金链出现问题,无法向房东及时支付房租,租客就面临着被房东强制退房的风险。无论是重新租房,还是与房东签订新的合同,租客的租金贷往往也不会停止,依旧需要背负剩余的贷款。租客和房东成为这场资本游戏里的试错对象,长租公寓手握的一笔资金也大多用于高价收房。2018年,前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曾在面对媒体采访时提到,市面上的长租公寓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40%在争抢房源。一旦资金链断裂,将出现房东驱赶租客的情况。当时,自如CEO熊林、时任蛋壳公寓执行董事长沈博阳接连否认“长租公寓在通过价格战的方式搅乱市场”这一观点。但在数天之后,在鼎家爆仓事件中就应证了胡景晖的判断。鼎家爆仓事件中的一个受害者租户告诉连线Insight,到最后她都没有拿回钱,为了不被赶出去,又重新和房东签了合同。自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长租公寓因资金链断裂退场的消息愈发频繁。据投资界报道,去年一年中仅媒体公开的陷入资金链断裂、跑路、倒闭等的公寓数量就高达52家。青客公寓的危机也同样相似。“青客公寓的问题主要是快速扩张带来的资金链脆弱问题所致。”有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前几年长租公寓的盲目扩张‘流血上市’,导致企业抗风险能力变差,对租金贷的过度依赖也使其流动性受限,疫情导致的退租和空置问题更加剧了资金链断裂风险。”另一家上市长租公寓蛋壳,情况也没有更好。3月25日,蛋壳公寓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2019年全年,蛋壳公寓收入为71.29亿元,同比增长166.5%,净亏损为34.37亿元,2018年亏损13.70亿,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51.06%,经调整后的EBITDA为亏损19.22亿。在今年1月上市时,其发行价格13.5美元/股,截至4月17日收盘,股价为7.16美元/股,已经跌去46%。长租公寓是少见的无法通过规模化带来更多收入的行业。虽然租房价格不断上涨,但由于头部竞争更加激烈,平台拿房、营销、获客等成本同样高企。财报显示,蛋壳2019年全年租金成本,较去年同比增长194.7%,由人民币21.718亿元增至人民币64亿元。由于广告宣传力度、公寓激励措施加大等原因,年度运营开支102.79亿元,与2018年的38.96亿元相比增长163.8%。据PingWest品玩报道,长租公寓企业优客逸家CEO刘翔认为,企业若持续几个月出租率在80%,则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目前很多企业的出租率已经低于80%这条绝对红线。在疫情之下,长租公寓比以往更加接近这条生死红线。在正常情况下,青客的续租率等数据也并不漂亮。财报显示,2019财年,青客公寓与已终止租赁租户的平均锁定期为11.3个月,仅有5.5%租户会选择到期续租。在青客已终止租赁合同的租户中,有48.4%租户在预付款所涵盖租赁期内终止合同,被没收1~2个月租金。从另一个角度来讲,青客、蛋壳、自如作为国内头部长租公寓企业,在疫情这样的特殊时期,“两头吃”、涨价的行为屡遭曝光,恶名缠身的长租公寓,还会是一门受租客和资本青睐的好生意吗?平台亏损,资方烧钱,租客面临被赶出去的风险。这一门生意里,没有赢家。频繁的暴雷声,最终炸掉的是这个行业的声誉,还有多少租客敢选择长租公寓?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36氪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020年04月19日 16:42